【最佳剧评评选】从翻山蹚河到分身无术看梆子

2016-10-24 08:56:27 来源:河北新闻网 责任编辑:杨爽
现在有看不完的戏,梆子声腔全国巡演就在家门口,爹看《程婴救孤》看得眼泪哗哗流。看《徐策》法场换子时,也是老泪纵横,八十岁的人了,居然这么动感情。

    作者 杨春花

    爹是个铁杆戏迷。

    爹爱看梆子,熏得我也爱看。和我们一河之隔的险峰大队,有小戏班子。一到冬天闲了就组织唱戏。爹“听戏”上瘾,总是借口挖荒到山口半坡上听戏。别看只隔了一条河,但大队部却和我们相距十里路。你千万别说听不见,羊皮鼓咚咚咚咚一敲,铜狗锣锵锵锵锵一应,明晃晃的声音非传它百八十里不可。十来里的路程算啥?爹找个高石头尖一坐,掩上一袋旱烟,吧嗒吧嗒抽着,大腿跷到二腿上,那悠闲劲儿,可别提了。

    有天,太阳偏西爹还没回来吃饭,我去坡地喊爹,才开了巴掌大一片荒。爹说,闺女想听戏吗?想呀,可是没有啊。爹说,你先坐这儿晒会儿日头,等你的影子碰住前面的小榆树,就能听了。我坐到石头上等,影子还没碰上小榆树,远处传来羊皮鼓铜狗锣咣叽咣叽的声响,接着就是“曹苍娃我离开了登封小县……”爹也跟着哼起来。正听得入迷,娘横在我们面前。又急又气,说:“听吧,好好听,听戏当饭吃。”爹说:“我就是当饭吃,我今天中午就没有打算吃饭。”娘急得笑起来,说,你不吃饭可以呀,你看都啥时候了,娃子来喊你你也不回去,我还以为娃子给狼背走了呢,吓死我了。娘靠在大石头上喘气,皱一下眉,说,这不是苍娃去秦州路上嘛。爹说,不,这是苍娃去洛阳那一出,明天可能就到秦州了,咱们明天去看苍娃吧。

    当晚,娘给我们打理好干粮。第二天早早吃过饭,吃得饱饱的,我打着饱嗝,爹背上干粮,我们向险峰大队跑去。娘一再交代,天冷,让我们绕道过桥去。可是到了河边,爹说趟水过去,这样少走四五里路。爹脱掉长棉裤,挽起秋裤,把我放到肩上,左手紧紧攥住我的一双脚,右胳膊夹着鞋子棉裤,脖子上挂着干粮,爹叫我抱紧他的脑袋。我们很快就趟过去了,在沙窝处蹭了蹭脚底板,毛巾一抖擞,穿上棉裤鞋子就往戏场跑,紧搬石头抢占位置。爹说,这回咱们是“看戏”,不光是耳朵听了,要好好看。爹怕我看不懂,不停地给我讲解。晌午头儿给我买了一截儿甜甘蔗,过晌后又给我买了一小袋葵花籽。我们在大队部要了一大搪瓷缸热水,缸子上写着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
    晚上,我们接着看。大汽灯四盏轰然照着。欺负苍娃的三花脸县令钱世理我恨死他了,趁爹不注意,我还朝他扔了个石头块儿,只是我太小,没有瞄准他打到空地了。为了多看会儿戏,晚上我们还是蹚河回来。路上我还在着急贪官钱世理不让苍娃回家睡觉怎么办呀?爹说,不会的。做戏做戏,演坏人是让人看了当好人别当坏人嘛。闺女,长大要当个好人嗷。那年我五岁。

    跟着爹看了无数的戏。河对岸演戏我们趟河去,山那边演戏我们翻山去。看的次数多了,爹和戏主儿熟悉了,和人家商量着来我们山区演一场。同意后,爹回来紧游说,找队长,问会计,腾出村里的保管室。他仨吃过晚饭,挨家挨户去商量派饭。

    在村里打谷场上,我记得第一次演唱的是《铡美案》。 黑老包和老生演员共六人派饭在我家,那些漂亮的丫鬟们都派到队长家,我觉得很吃亏。爹说,老包是清官,唱得又好,不吃亏,于是我敬佩起老包来了。每次开演前,我都早早跑到后台看演员化妆,眼馋得不行。爹给人家商量,给二闺女“开个脸”。我当时小,声音却很粗,长得也黑,前额大。人家问开个什么脸?爹说,就开个老包脸,老包是好人,是清官;我也同意。就那样,我顶着一张“清官脸”,在村里转了好几天,最后蹭得差不多了,才洗脸。

    现在有看不完的戏,梆子声腔全国巡演就在家门口,爹看《程婴救孤》看得眼泪哗哗流。看《徐策》法场换子时,也是老泪纵横,八十岁的人了,居然这么动感情。这次声腔好戏连台,爹只恨分身无术,不能同时在几个剧场看。

    从翻山蹚河看小戏,到今天的优秀剧目就在家门口,爹只恨分身无术。爹说,党的政策好啊,老百姓的福气啊,好社会好风气好日子啊。

    爹是个铁杆戏迷。

    爹爱看梆子,熏得我也爱看。和我们一河之隔的险峰大队,有小戏班子。一到冬天闲了就组织唱戏。爹“听戏”上瘾,总是借口挖荒到山口半坡上听戏。别看只隔了一条河,但大队部却和我们相距十里路。你千万别说听不见,羊皮鼓咚咚咚咚一敲,铜狗锣锵锵锵锵一应,明晃晃的声音非传它百八十里不可。十来里的路程算啥?爹找个高石头尖一坐,掩上一袋旱烟,吧嗒吧嗒抽着,大腿跷到二腿上,那悠闲劲儿,可别提了。

    有天,太阳偏西爹还没回来吃饭,我去坡地喊爹,才开了巴掌大一片荒。爹说,闺女想听戏吗?想呀,可是没有啊。爹说,你先坐这儿晒会儿日头,等你的影子碰住前面的小榆树,就能听了。我坐到石头上等,影子还没碰上小榆树,远处传来羊皮鼓铜狗锣咣叽咣叽的声响,接着就是“曹苍娃我离开了登封小县……”爹也跟着哼起来。正听得入迷,娘横在我们面前。又急又气,说:“听吧,好好听,听戏当饭吃。”爹说:“我就是当饭吃,我今天中午就没有打算吃饭。”娘急得笑起来,说,你不吃饭可以呀,你看都啥时候了,娃子来喊你你也不回去,我还以为娃子给狼背走了呢,吓死我了。娘靠在大石头上喘气,皱一下眉,说,这不是苍娃去秦州路上嘛。爹说,不,这是苍娃去洛阳那一出,明天可能就到秦州了,咱们明天去看苍娃吧。

    当晚,娘给我们打理好干粮。第二天早早吃过饭,吃得饱饱的,我打着饱嗝,爹背上干粮,我们向险峰大队跑去。娘一再交代,天冷,让我们绕道过桥去。可是到了河边,爹说趟水过去,这样少走四五里路。爹脱掉长棉裤,挽起秋裤,把我放到肩上,左手紧紧攥住我的一双脚,右胳膊夹着鞋子棉裤,脖子上挂着干粮,爹叫我抱紧他的脑袋。我们很快就趟过去了,在沙窝处蹭了蹭脚底板,毛巾一抖擞,穿上棉裤鞋子就往戏场跑,紧搬石头抢占位置。爹说,这回咱们是“看戏”,不光是耳朵听了,要好好看。爹怕我看不懂,不停地给我讲解。晌午头儿给我买了一截儿甜甘蔗,过晌后又给我买了一小袋葵花籽。我们在大队部要了一大搪瓷缸热水,缸子上写着“为人民服务”。

    晚上,我们接着看。大汽灯四盏轰然照着。欺负苍娃的三花脸县令钱世理我恨死他了,趁爹不注意,我还朝他扔了个石头块儿,只是我太小,没有瞄准他打到空地了。为了多看会儿戏,晚上我们还是蹚河回来。路上我还在着急贪官钱世理不让苍娃回家睡觉怎么办呀?爹说,不会的。做戏做戏,演坏人是让人看了当好人别当坏人嘛。闺女,长大要当个好人嗷。那年我五岁。

    跟着爹看了无数的戏。河对岸演戏我们趟河去,山那边演戏我们翻山去。看的次数多了,爹和戏主儿熟悉了,和人家商量着来我们山区演一场。同意后,爹回来紧游说,找队长,问会计,腾出村里的保管室。他仨吃过晚饭,挨家挨户去商量派饭。

    在村里打谷场上,我记得第一次演唱的是《铡美案》。 黑老包和老生演员共六人派饭在我家,那些漂亮的丫鬟们都派到队长家,我觉得很吃亏。爹说,老包是清官,唱得又好,不吃亏,于是我敬佩起老包来了。每次开演前,我都早早跑到后台看演员化妆,眼馋得不行。爹给人家商量,给二闺女“开个脸”。我当时小,声音却很粗,长得也黑,前额大。人家问开个什么脸?爹说,就开个老包脸,老包是好人,是清官;我也同意。就那样,我顶着一张“清官脸”,在村里转了好几天,最后蹭得差不多了,才洗脸。

    现在有看不完的戏,梆子声腔全国巡演就在家门口,爹看《程婴救孤》看得眼泪哗哗流。看《徐策》法场换子时,也是老泪纵横,八十岁的人了,居然这么动感情。这次声腔好戏连台,爹只恨分身无术,不能同时在几个剧场看。

    从翻山蹚河看小戏,到今天的优秀剧目就在家门口,爹只恨分身无术。爹说,党的政策好啊,老百姓的福气啊,好社会好风气好日子啊。

   点击返回“最佳剧评评选”专题

 

相关新闻

热门推荐